50元一支的高端牙膏到底是割韭菜还是真高端?

央广网北京7月12日消息(记者 刘梦羽)口腔护理已经成为大健康行业的一条“黄金赛道”。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用于清洁口腔的牙膏产品,被赋予种种新属性,迎来价格普涨。今天,一支价格50元的“高端牙膏”对消费者来说并不稀奇。

但是,近日央广网记者在搜索时发现,一些线上在售的所谓“高端牙膏”,不仅堂而皇之地宣传“抗幽门螺杆菌”“促长牙”“补牙洞”等功效,而且还打着“中华老字号”的旗号,很容易误导消费者。

记者网购了一款国药同济堂的“幽门清HP口气清新牙膏”(下简称“幽门清牙膏”),2盒周期装售价99元。这款牙膏在醒目的位置标有“同济堂 源自1888”“中华老字号”等标识,还有个名字叫“国潮”牙膏。

牙膏大作战:一支近50元的“高端牙膏”,竟为老字号贴牌生产?
牙膏大作战:一支近50元的“高端牙膏”,竟为老字号贴牌生产?

(实物拍摄,央广网发)

红线:牙膏是不是药品?

今年1月,国家药监局官网刊登了科普文章《牙膏不能治疗疾病》,明确指出,“没有证据证明,通过使用牙膏刷牙能够对存在于胃部的幽门螺旋杆菌产生影响。尽管口腔中可能存在幽门螺旋杆菌,但口腔中的幽门螺旋杆菌与牙周病、口臭、胃癌等消化系统疾病的相关性尚缺乏循证医学证据的支持。”

近日,国家药监局官网再次刊登科普文章提示消费者,市场上销售的一些所谓牙膏产品,宣称具有“促进幼儿长牙”“修补牙洞”“闭合牙缝”“稳固牙松动”,甚至“让牙齿再生”等功效。“需要指出的是,牙膏不是药,不能治疗疾病,也不具有上述宣称的功效。”

根据2022年1月1日起实施的《化妆品监管条例》,牙膏首次参照普通化妆品进行管理。牙膏的生产实行许可证制度,牙膏产品实行备案制度。牙膏不能明示或者暗示具有医疗作用,不能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功效宣传。

“是不是药品,一个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看包装上有没有‘国药准字’、说明书上有没有‘功效’等字眼”,资深行业人士“老生”告诉央广网记者,“如果只说是牙膏,一定是化妆品,任何宣传药用功效都是违法的。”

“幽门清牙膏”无疑踩中了上述红线,但其背后隐藏的问题更容易被忽略。

央广网记者登录国家药监局官网进行查询,国药同济堂的“幽门清牙膏”生产商广州市采叶化妆品有限公司具有编号为“粤妆20170137”的生产许可证资质,生产许可项目包括牙膏单元(牙膏类)等,但在国家药监局国产普通化妆品备案信息库中,却未检索到该产品相关的备案信息。

在该产品的外包装上还印有“非凡朵”的字样。这个非凡朵又是“何方神圣”,与“同济堂”是什么关系?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广州非凡朵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8日,是同济堂(广州)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5月19日)的控股股东,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秦展辉。

央广网记者联系到广州非凡朵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询问上述产品“是否获得了同济堂的品牌授权”,获得了对方肯定的答复。

该负责人向记者展示了一份“同济堂授权书”。该授权书显示,非凡朵是贵州同济堂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授权的品牌服务商,负责“同济堂”产品的开发、销售、招商等项目。贵州同济堂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承诺广州非凡朵科技有限公司在授权第三方机构使用“同济堂”商标进行产品销售与本公司贵州同济堂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授权具有同等效力。

在“幽门清牙膏”外包装上还贴有一个防伪标签,记者在扫描二维码并输入防伪密码后,显示“所查询的是同济堂正牌产品”。

那么,这款“幽门清牙膏”到底是不是国药集团同济堂出品?

授权:老字号的“马甲”?

公开资料显示,同济堂创建于1888年,是贵州省第一家获得国家授予“中华老字号”殊荣的医药企业。这里所说的“同济堂”,指的是国药集团同济堂(贵州)制药有限公司。

“幽门清牙膏”的总经销商贵州同济堂药房连锁有限公司,股东为国药集团广东环球制药有限公司(持股60%)、贵州同济堂药品配送有限公司(持股40%),与国药集团同济堂(贵州)制药有限公司是两家公司。

不过,国药集团广东环球制药有限公司与国药集团同济堂(贵州)制药有限公司,同为国药集团旗下中国中药有限公司(简称“中国中药”)的子公司。

中国中药是国药集团中药产业板块的核心平台。公司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红筹上市,总部管理中心位于广东佛山。公司员工约1.7万人,截至2021年5月,公司拥有104家子公司。2021年中国中药的营业额约为191亿元,截至2022年7月12日,中国中药的总市值约为235亿元。

6月15日,中国中药在官网刊登了一则《关于公布打击假冒国企专项行动举报方式的公告》,根据国务院国资委联合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关于打击假冒国企专项行动部署,为严厉打击有关企业非法将中国中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中药”)及所属企业注册为股东涉及的相关违法犯罪行为,广泛接受社会各界举报。

公告中提到的举报内容包括:通过伪造公司注册申请书、股权交易协议、企业公章、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签名及身份证件等材料将中国中药及所属企业注册为股东的行为及主体;为注册假冒国企提供中介等服务或便利,谋取不当经济利益的行为及主体;与中国中药及所属企业没有股权关系,但对外虚假宣传为国有企业,误导社会公众的行为及主体;其他与假冒国企相关的违法违规行为。

央广网记者致函询问中国中药有关部门是否有 “幽门清牙膏”这款产品在售,以及其与贵州同济堂药房连锁有限公司的关系,截至发稿时,未收到相关回复。

诈骗:“李鬼”式产品的危害

央广网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号称老字号品牌的“李鬼”式产品,不仅涉及虚假宣传,其销售模式还可能涉嫌传销。

2021年11月11日,公众号“捉销师”发布了题为《“理身源”为何遭痛斥是“杀猪盘”?受害人数万元投资或血本无归!》的文章,文中对王女士(化名)的购买“国药集团”“同济堂出品”的“透明质酸钠光水饮”产品,被骗加入代理群的经历进行了详细追踪。

央广网记者联系了这篇文章的作者,他表示已经通过邮件联系上了国药集团,对方给出回复称:“该产品属于未经授权擅自使用国药集团品牌,与国药集团无关”。

记者注意到,国药集团今年6月22日在其官网上发布了“未获授权使用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注册商标企业名单”,其中包括理身源(福建)护理用品有限公司等52家公司。

“一般经验是,没有知名度且价格虚高的产品很难通过正常的商超等渠道销售,只能通过线下高额的返利或者团队计酬的方式来引诱去购买,从而获得利润”,上述文章的作者对记者说,“在产品宣传方面也可能有夸大的成分,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挑战:老字号如何高质量发展?

一支小小的牙膏,折射出复杂的商业世界。

2004年,两面针登陆A股市场成为“牙膏第一股”,1993年上市的云南白药后发制人,如今在国内牙膏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今年,舒客的母公司薇美姿和冷酸灵的母公司登康口腔已经先后递交招股书,目前仍在排队IPO。

从市场层面看,牙膏加速进入“国货时代”。

中高端牙膏的市场空间让很多后来者跃跃欲试。虽然从销售渠道来看,线下基本上被头部几大品牌占据,但新成立的口腔护理品牌也虎视眈眈,更多以线上渠道作为切入点,加快拓展市场。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2022年立法工作计划,《牙膏监督管理办法》位列其中。这意味着,专门针对牙膏管理的法规或将出台,行业的管理也将更加严格和规范。

从更大范围看,药企进军大健康产业是大势所趋。“中华老字号”作为优秀民族品牌代表,更应在大健康产业中发挥生力军作用。

在商务部2021年9月召开的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束珏婷表示,2020年虽然受到了疫情影响,但仍有75%左右的中华老字号企业实现了盈利。

老字号贴牌现象受到广泛关注但依然屡禁不止,从根本上来说是利益驱动。业内人士认为,虽然贴牌授权是“挣快钱”的捷径,但贴牌带来的产品层面的鱼龙混杂,损害的是百年老字号的立足根本。

根据商务部2007年印发的《“中华老字号”标识使用规定》,“中华老字号”标识只能用于与获得“中华老字号”称号相一致的产品或服务上,不得扩大使用范围。

如何拒绝“贴牌式发展”的诱惑,真正做实做优做大非药产业,对“老字号”的经营者来说,仍是一个挑战。

转自央广网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若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